疫情结束,你会在什么时间出游?

摘 要

  疫情结束,你会在什么时间出游?  随着新冠疫情得到进一步的控制,消费者的出游意愿有什么变化?由中山大学保继刚教授团队和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金鑫博士团队联合推出的“新冠疫情结束后消费者旅游态度”调查(以下简称“研究成果”)显示,超过一半的受访者选择今年下

  疫情结束,你会在什么时间出游?

  随着新冠疫情得到进一步的控制,消费者的出游意愿有什么变化?由中山大学保继刚教授团队和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金鑫博士团队联合推出的“新冠疫情结束后消费者旅游态度”调查(以下简称“研究成果”)显示,超过一半的受访者选择今年下半年出游,其中选择七月或八月出游的超过四分之一。长江学者、中山大学教授保继刚指出,在旅游业休眠和恢复初期,旅游企业和从业者应该更多地思考如何开发适合旅游者的创新产品,以鼓励旅游消费愿望,同时,疫情在全球的爆发会否对国内旅游恢复产生负面影响,消费者出行的时间线会否改变,还需要作进一步的调查。

  南方日报记者 蔡华锋

  数据来源:

  中山大学保继刚教授团队、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金鑫博士团队

  过半受访者选择下半年出游

  南方日报记者了解到,中山大学本次抽样调查通过四大渠道共获取5731份有效问卷,受访者覆盖全国多个省市区,其中最多为广东,共565份,最少为西藏,共26份,女性受访者占了58.03%。在受访者年龄分布中,超过八成在18-49岁之间,最多的为30-39岁,占了34.83%,其次为40-49岁,占了27.74%。在受访者职业分布上,事业单位、政府工作人员、公务员、专业人士、企业员工占了77.6%。此外,在受访人口特征中,接近八成的受访者学历在本科以上,过半已婚且有子女,八成受访者拥有住房,受访者年收入主要集中在5万至15万元之间,占比超过57%。

  在受访者想要出游时间段的选择中,疫情一结束就马上去的只有3.81%,而计划“五一”假期去的也只占8.12%,多数人选择下半年出游,其中选择七月或八月的占25.53%,选择九月之后的占26.21%,这也意味着有超过四分之一的受访者在今年暑期会有出游计划。南方日报记者在分析研究成果时发现,即使今年“五一”假期变长为5天,还是只有不到一成的人有出游意愿,这也很有可能预示着旅游业界人士期待的“五一”能够带来的出游高峰并不会出现,而仅仅只是一个小高潮。

  该研究成果指出,消费者出游时间关系到政府对流动性的管控和消费者心理状态,过度管控降低流动性,旅游业恢复完全不可能;过度管控会渲染“病毒恐怖”气氛,导致消费者不敢出行。

  国内游特别周边游会率先恢复

  该调查选项中的“疫情后出游目的地”调查结果显示,从目的地来看,得分高低依次为国内其他城市或者景区、我居住地的周边地区、出国旅游、还没有想好、在疫情中给中国支持和帮助的国家,从目的地类别来看,得分高低依次是海滩/海岛度假地、风景旅游城市、世界自然(文化)遗产旅游景区、历史文化旅游小镇、城市周边休闲度假地、人口密度低的西部地区、大都市(人文与美食)、主题公园如迪士尼。

  综合来看,上述选项的研究成果显示,国内游特别周边游会率先恢复;以中国为主要来源市场的国家和地区在相当长时间要承受因客源市场缺失造成的失业和经济损失;从事出国/境游的国内企业要做好长期准备;多数人会将健康休闲放在重要地位,因此会选择海滩海岛等度假地。

  保继刚指出,从旅游业恢复的角度判断:国内旅游特别是短程旅游率先恢复,出境旅游恢复需要一定的时间,出境旅游还可能受到我国外汇收入的影响,与其呈正相关,入境旅游的恢复可能需要更长时间。与此同时,度假旅游、自然康养旅游将会有一个大的增长;城市旅游消费会更加活跃,都市周边的乡村旅游会有大幅度的增长;自然地理尺度大的地区和疫情不严重的地区,旅游会有较大的恢复;团队旅游特别是长线团队旅游恢复尚需要一定的时间,散客特别以自驾为主的家庭出游方式会有一个大的恢复,长线的旅游包车、旅游专列恢复将较为缓慢。

  应开发更多适合旅游者的创新产品

  影响旅游的因素都有哪些?在“受访者不打算疫情后出游的原因”选项的调查中,排在前五位的分别是“没有时间旅游,因为我需要努力工作来弥补疫情造成的损失”“家庭责任使我不能去旅游”“我担心疫情会复发”“自己去旅游没有意思”“疫情后大家工作更忙碌,没有人和我一起去旅游”。而在“游客旅行动机”选项的调查中,排在前三位的分别是“亲近自然,欣赏美景”“缓解压力”“让自己的身心焕然一新”,此外,也有不少受访者表示“疫情期间闷得太久了,需要旅游”。

  在“促使受访者出行外部因素”选项的调查中,排在前三位的分别是“前往我心仪的目的地变得更加容易”“机票价格便宜”“我最喜欢的酒店有优惠”。研究成果显示,疫情期间供给远远大于需求,机票、酒店价格一降再降,形成目前消费者心理的价格定式,因此在旅游业的恢复初期,行业经营者是否能扭转这种心理,不打价格牌对行业的恢复发展很重要;更便捷的信息和交通,交通上的无缝连接,产品创新,组织有吸引力的活动等在恢复对策中显得尤为重要。

  研究成果总体来说,疫情对旅游业的冲击相当大,旅游业的恢复还需要相当长一段时间,但旅游是永远的朝阳产业,旅游行业的从业者们应当充满信心,在重大疫情时期,用科学的研究结果来指导恢复策略的制定,针对消费者的出行需求和出行意愿作出相应的产品和营销调整,可以有的放矢,少走弯路;在旅游业休眠和恢复初期,旅游企业和从业者应该更多地思考如何开发适合旅游者的创新产品,以鼓励旅游消费愿望。

  不过,中山大学保继刚教授团队也指出,从本次问卷填写、回收,到成果发布,有一定的时间差,这个时间段对受访者对相关问题的回答会有一定影响,随着疫情在全球爆发,重创金融市场和全球经济,消费者信心指数可能会下降,在全球疫情可能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的预测下,消费者出行的时间线会否改变,还需要做进一步的调查。

【编辑:刘欢】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登录账号
验证码: